傅椎祁赶到派出所时,喻兼而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手里握着冒着热气的一次性纸杯,看着不远处坐在地上拍着大腿撒泼的女人。他的表情很冷漠,或者说是空洞,有一种好像在看着闹剧又好像透过那里看着别的什么的感觉。

傅椎祁不由得愣了一下。他第一次见到喻兼而的这个表情,平日里喻兼而文文静静的,总是一副乖巧好欺负的软弱模样。

但下一秒,他一眨眼的功夫,喻兼而的样子就和平日一般无二了,好像刚刚那一瞬间是他的错觉。

喻兼而看向他,语气委屈地叫了句傅哥。

“……怎么回事儿?”傅椎祁走过去,瞥了眼地上那闹剧。其实他已经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喻兼而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了。

排队的时候这家人插喻兼而的队,喻兼而阻止的时候对方闹起来,店家为了息事宁人而把人领最前面去优先且免费赠送,这家人兴高采烈地去了,什么都要,店家都忍了,忙着给他们打包,谁都没注意那个小孩儿。

小孩儿早馋了,加上手贱,听妈妈一直在嫌弃店员舀汤只舀水故意不给肉,就趁人不注意,自己扒着锅子去舀肉。他矮,手却重,一下子把好大一个汤锅给扒翻了,一大锅新鲜热腾的驴肉汤全倒他身上了。

傅椎祁当时听完就在电话里回了句:“这不活该吗?关你什么事?”

喻兼而小声说:“他们不讲理。”

“讲不讲理这也是他们自找的,找店里麻烦也找不到你身上啊。”傅椎祁说。

喻兼而不说话了。

傅椎祁等了等,啧了一声:“现在警察不放你走?哪个派出所?”

“没,警察也说不关我的事,做完笔录就让我走了。”喻兼而说,“但那对夫妻不让我走,我一走他们就自杀。”

“……”傅椎祁都叹为观止了,骂道,“那就让他们去死,看他们死不死!”

喻兼而说:“这不好吧。”

傅椎祁撇撇嘴,没多说,只让喻兼而等着,他过去。然后他就挂断了电话,从暖和舒服还带着香气儿的被窝里爬出来穿衣服,边穿边骂。

骂到一半,又来电话了,他以为是傅椎祁,一只脚在裤筒里,顾不上另一只脚,单脚跳回床边,拿起手机看也没看就接了:“又怎么了?”

“我问你又怎么了。”对面的声音有点无奈,却又有些玩味,“兄弟,别那么骄奢淫逸好吧,你既然让喻兼而去上班,就让他好好儿上,当我求你的。黎川刚又骂了我一顿。再这么下去,他真会开除喻兼而,我也拦不住啊,我要拦他我都要被他开除掉。”

“你是他老板你能被他开除我也是佩服你!”傅椎祁没好气地说着,把手机开公放搁桌上,他继续穿衣服。

喻兼而大学还没毕业,读个开头就被亲哥给叫回来跟了傅椎祁。起初喻兼而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当金丝雀,傅椎祁自己看着这不像个样儿。

别人那些金丝雀也没工作,可人家有社交有兴趣爱好,再不济天天去当街溜子刷卡也行啊,喻兼而啥都没有。

哦,给他卡倒也不是不刷,买均价三十的外卖和均价九块九的小商品,傅椎祁每次手机收到一堆这短信就无语。

回去后就更无语了,他给喻兼而买的房二十来万一平米,屋里到处是九块九包邮的玩意儿。图个新鲜乐呵也就罢了,回头喻兼而不想要了还挂二手平台卖。

除了网购相关,喻兼而蹲家里很少玩手机,电脑也不爱玩,要么就戴着耳机听新闻,要么就去图书馆借满书回来看,傅椎祁要带他去派对玩儿就跟要他的命似的。

看书也就罢了,天天长时间戴着个耳机,傅椎祁都怕他耳朵给戴聋了,好心好意给他在家里安了套几十万的音响设备,让他开公放听,他不乐意,说不安。这踏马的到底有什么地方好不安?

当喻兼而开始借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时候,傅椎祁怕了,赶紧给喻兼而找了个工作。

大学肄业不好找工作,哪怕这大学是常春藤也一样,而且傅椎祁也不愿意对方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便就近在自己有股且最近常去的一家公司找了个财务相关的职位。喻兼而大学学金融的。

这公司的最大股东叫杨复,跟傅椎祁的关系不错。虽然对方很显然也是对他有所求,但人敞快,不藏着掖着,有野心就有野心,光明正大露出来,傅椎祁还挺欣赏他的。

当然,为了面子,傅椎祁不能说自己是怕喻兼而才给喻兼而找工作,哪怕只是出于善心而不是另一种意义的惧怕,那也是怕,不能这么说。

傅椎祁就谎称自己是有了别的目标,可也还不想扔开喻兼而,就给喻兼而找个事儿做,分散分散注意力,省得喻兼而一天到晚老盯着自己,万一吃醋闹起来呢?

实际上:闹个屁。

傅椎祁感觉喻兼而巴不得自己马上风死在外面,但他绝对不会把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这太有损他的男性尊严了。

傅椎祁知道杨复看起来好说话,可对于往他要用来养老的总公司里加人是很慎重的,所以帮喻兼而说了一堆好话,又说不指望空降中高层,随便安排个办公室小文员就行。至于工资他倒是知道杨复不会计较,他也不计较,直接没提。

杨复见他这么说,就答应了。可紧接着一听傅椎祁的意思是要把人放进财务部,马上就反悔了。

“那儿是黎川管的,我插不进去人啊。”杨复摊着手一脸自豪地说。

“你是董事长,他都是归你管的好吗,兄弟你醒醒。”傅椎祁恨铁不成钢地说。要他说,杨复哪儿都好,就是太恋爱脑。男人绝对不能恋爱脑。

“我哪儿管得住他,你别看他平时文文静静不声不响的,我都归他管。”杨复执迷不悟地炫耀,“厉害着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以火止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