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天师的鬼王室友》转载请注明来源:奇葩小说网qpxsw.com

梁秋白坐在原地并没有动。

林不殊却是将手里的病历本放下,将人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你跟我过来。”

梁秋白:“林不殊,你来真的啊?”

林不殊:“那不然呢?”

梁秋白:“......”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他就看见林不殊掀开了帘子,将他按坐在了科室隔间内的床上。

这张床并不大,想来应是平日里别人检查用的。

屋内的光线被眼前的一道蓝色的帐帘遮挡,床旁边还放着一台仪器,仪器运转着,屏幕上的冷白色光就陇在眼前那张俊朗斯文的脸上。他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白大褂,整个人看上去倒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梁秋白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但鼻息间逐渐涌动进来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并不想在这里久留。

他伸手扶住林不殊的胳膊,撑着手臂起身:“林不殊,我没事,你……”

老大夫:“沈先生,不要怕。”

梁秋白的动作一顿,他刚要出声却是听见帘外的老大夫笑着继续道:“你的这类问题啊,其实早就应该找我们林医生了。我们林医生在这方面那可是一绝,你尽管放开了手让他试试,保证药到病除。”

梁秋白仰头朝着林不殊看了一眼,扶着对方的手臂探头朝着老大夫问出声:“他不是个外科大夫吗?”

林不殊:“我主修的神经内科。”

梁秋白将视线从外面移了回来:“你到底还会多少东西?”

林不殊轻笑了一声,“想知道?”

梁秋白抿着唇没说话。

林不殊却是向前走了一步,将手撑着床边微微俯下身来,“如果你想......”

低沉带着几分轻缓的语调落在耳边,梁秋白撞进了一双黝黑深邃的双眸当中。

这双眼睛当中似是染了星辰,他在这双眼睛里,看见了他自己。

梁秋白:“如果我想的话,你会怎么做?”

林不殊:“我会......”

林不殊唇边的笑意未减:“我会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这人平日里不着调惯了,让梁秋白一时间有些分不清对方到底是认真了还是在说玩笑话。

他盯着人看了半晌,到底是将视线移开,“不是说要试试吗?那来吧。”

林不殊笑着起身,从梁秋白的身侧拿过了一个枕头放在了床的一头,用手拍了拍,“来,躺我身边。”

梁秋白盯着对方的手看了一会儿,依言照着做了。

半晌,他就感受到一双染着微凉的指尖放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揉动着。

老大夫说的不错。

林不殊这手法,应当是专门学过,力道不轻不重的,倒是让人十分的舒服。

林不殊:“放松。”

林不殊:“亲爱的,你太累了,是应该好好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林不殊的声音太过蛊惑,还是因为对方的手法太好,本是睡觉极轻的梁秋白躺在床上,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秋白醒了过来。

屋内的光线昏暗,安静,他一时间竟是有些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间,他又在什么地方。

他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方才想起来他睡觉之前是跟着胖子来了医院,后来在半路上撞见林不殊就跟着人来了科室看头疼。

“林不殊?”梁秋白叫了一声并没有人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行云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