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该上朝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奇葩小说网qpxsw.com

二月二,龙抬头,桓王二十一岁的生辰便是今日。

看着沈语娇坐在梳妆台前描眉画鬓的动作,江琛有些百无聊赖地在她周围打转,“好没好啊?再不出发该晚了。”

“晚就晚了,你是太子,只有别人等你的份儿。”沈语娇因着昨日宫中之事,如今对姚淑妃宫里的人都没什么好气儿。

听出她的不虞,江琛试探问道:“那要不,今儿个咱不去了?你去宫里再看看永安那孩子?”

沈语娇透过铜镜斜睨他一眼,语气不咸不淡道:“她这会需要休息。”

“好好好。”

江琛知她昨晚回来便心气不顺,这会也不想惹她,于是便在一旁的圆桌坐下来等她梳妆完毕。

以往参加宫宴,沈语娇的妆容都是走的端庄大气温婉娴淑凤,但今日却见她一袭大红色太子妃服制,头戴九鸾凤钗,左右两侧耳垂悬着黄金流苏耳饰,胸前佩戴赤金璎珞,就连脚上的绣鞋也在脚尖处缀着两颗拇指大小的东珠,单只看她这一身服饰便只觉华贵不可攀。

而待到她手挽江琛手臂走下马车,两人一路缓步走入桓王府时,那一张明艳惊绝的容貌更是令在场宾客无不赞叹,沈语娇原本就是自小学舞的,加之原身沈小姐又是世家贵女出身,这通身的气韵皆在她行走间展现得淋漓尽致,所谓储妃风华,便是如此。

“五哥这太子妃娶得还真是......”泰王江琰看着那一对璧人相携而来,目光竟是难以从两人身上离开,这会赞叹的话也只说了一半。

而站在他身侧的是韩王江瑾与韩王妃文氏,听他如此说,韩王妃笑着接了句:“太子殿下是个有福的,太子妃出身名门,仪态万千,当真是我大夏贵女中的翘楚。”

韩王闻言,抬手拍了拍她揽住自己的手,“倒也不尽然,在我眼里,王妃便是最好。”

原本还在看着前头的江琰闻言转过来,目光极为鄙夷地看了一眼江瑾,再开口时带了几分阴阳怪气:“三哥也犯不着非在我这个未成婚的面前如此示爱。”

韩王妃并不扭捏,她虽面上有着淡淡的红晕,但还是落落大方地开口道:“六弟的婚事不就在下月?下次再参加宴会,就是六弟的喜宴了。”

江琰闻言,轻嗤一声,脸上带着不羁的笑,眼里却满是不屑:“好啊,到时候请三哥三嫂来喝喜酒。”

见他又是这副性子乖张的模样,江瑾与文氏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听闻下人通传太子携太子妃驾到,桓王江瑀早已带了一众兄弟行至正厅之前,这会见他二人挽手而来,众人齐齐朝着他们行礼:“请太子千安、太子妃千安。”

“大哥何必如此客气,”江琛笑着上前虚扶一把,“今日是大哥的生辰,自然寿星最大。”

他虽如此说,但江瑀还是颔首道:“五弟的心意哥哥领了,只是这君臣之礼不可废。”

见他如此严谨,江琛笑而不语,随后转身冲祝余道:“抬上来。”

众人随着他的视线看去,祝余带着几个小太监抬上来一个硕大的锦盒,瞧着几乎有桌面大小,待到打开盒盖,里面呈放的竟是一整块墨玉雕刻的玉璧,那玉璧整体呈玉环造型,上面雕刻着岁寒三友的图案,因着那墨玉上的墨色呈水墨状,故而这松竹梅竟是雕刻在那着墨处的,而四下的留白更是给这玉璧平添几分韵味来。

“墨玉虽是不难瞧见,但如此大的这么一整块雕刻而成的却不多见,更别说那上头的松竹梅竟是雕刻得如此传神,太子殿下这份礼实在是珍贵。”

也不知是哪个宗室说了这么一句,随后便是众人不断而至的赞叹,江琛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沈语娇,见她只是淡淡的笑,转头对着江瑀又道:“这倒也是孤借花献佛了,太子妃闲暇时总会作些画作,孤原本得了如此一块整玉还不知要做什么好,正巧瞧见了幅岁寒三友的画,只觉得如此好的意头正配大哥。”

江瑀得了礼物,自然要道谢回去,只是还不待他开口,桓王妃柳氏便上前笑道:“还真是多谢太子和太子妃了,我这个做嫂子的看你们如此恩爱,也想借着我们殿下的生辰礼沾沾你们的喜气儿,都说新人最是有喜的。”

她此言一出,桓王少不得被打趣了两句,但他听了也只是淡然一笑,随后对着众人道:“今日多谢诸位前来为本王庆生,如今厅内已然备好酒席,诸位不如移步内堂。”

这桓王的生辰宴上,男宾自然是要饮酒作乐的,如此一来,女眷倒是不好与他们同席,故而这入了正厅后,诸王皇子便往左侧入侧殿,而女眷便直直向内进花厅。

分手之时,江琛拽了一把正要往前走的沈语娇,随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她手里塞了个手炉,一开口便是极尽的温柔:“你向来怕冷,别冻着了。”

沈语娇饶是脸皮再厚,可这会被众人盯着秀恩爱她还是微微红了脸庞,她表面上对着江琛有些娇羞地垂下头去应了声是,背地里却在无人瞧见的地方用力拧了下他手背,她压低了声音警告道:“你给我适可而止。”

重新回归女眷的队伍里,只见众王妃公主皆是一脸笑意看着她,桓王妃更是对着沈语娇打趣道:“太子还真是心疼太子妃呢。”

“倒是让大嫂看笑话了。”

沈语娇手中的手炉抠得愈发紧了几分,等她回去,一定要严格规范江琛这种随地大小演的毛病,虽说适当地秀秀恩爱是好事,可这也不能不分时间场合就开始演,这让她很难入戏的好不好!

可虽如此想着,但待到入座之时,沈语娇已然恢复了常态。一众女眷以桓王妃和沈语娇为首,待到众人坐定,这才正式开宴,不同于男宾那边,女眷这处吃得既斯文又安静,不多时众人便纷纷放下了筷子,眼见大家都吃好了,桓王妃又令人撤掉菜肴端上茶点。

要叫沈语娇来说,这桓王府的菜肴做得是真不如东宫,但在糕点上头却别有一番滋味,她信手捻起一片云片糕送入口中,还不待轻抿一口,那云片糕便在嘴中融化开来,香甜松软,清新可口,满口的香甜竟半点不腻。

这会不仅是她,赵王妃王氏也对这云片糕极为赞赏:“果然是桓王府的糕点,只怕如今京中除了宫里,在这糕点上头便是桓王府的味道可堪称一绝了。”

桓王妃闻言,摆摆手道:“这糕点师傅啊,可是我们王爷当年不远千里从江南请来的,我们府中啊,别的不敢说,但这糕点上头,倒是不论多少都是管够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木亚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