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完毕后,两个人两人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在峡谷内掘地三尺。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地三尺,他们连沾染着鱼血的土壤都扒了出来。

种子给出的解释是,可以用来炼制一些傀儡什么的,相关工艺他会。

那布洛克就放心了。甚至他还召唤出傀儡一起挖。

挖完后,两人一致决定去给种子炼制一具躯体。起因就是布洛克嘴欠地问了一句种子有没有化身过人身。

然后……他就看到种子悬浮在空中的身形停顿了一下。过了半天挤出来两个字:“没有。”

然后布洛克提议可以试试,种子表示自己没尝试过,可以尝试一下。

之后的事情对布洛克来讲就比较恐怖了。因为种子罗列了古往今来的无数逆天体质,培养方式都举例出来了,但是材料也一个比一个逆天。

比如“无相天魔身”,这是绝佳的魔修胚子,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对于杀戮、吞噬、魔化、双修、恶念情绪等等法门的领悟将会非常之快,修道二十年便可入神道,五百年可成就神王,万年踏入九转。神境时代,甚至出现过掌控杀戮道与双修道的超级强者。

当然,想要练成这种身躯所要的材料就非常恐怖,首先,百具修**杀戮道的神道强者尸骸,这个不算困难,专门去找魔修的麻烦就行了,麻烦的是尸骸还要淬炼凝结成一颗杀戮晶体。

要知道由种种杀孽怨念凝结而成的晶体是极其容易产生**的,稍有不慎,又要再去杀,而且你还不能让这些杀戮之念影响到胎儿的智力。不然,费那么大的功夫,还不如去练貝傀儡。止步于此,就是极强的“杀戮道体”。

而若是想融合其他道则,那么对练制者的要求就比较高了,首先,就是对其他的魔道要有一定的涉猎,要把握好种种道则的平衡,毕竟这种体质不是主修和兼修,而是多种道则在他体内共存。你要如何让一个人既成为冷面杀胚,又当一个风趣公子呢?

而且吞噬之道和杀戮之道极其容易在体内冲突,两种道则都想彻底在这具身体内占据主导权,可就苦了这具原本身体的主人。因此怎么在炼制过程中把握平衡,既要看这个体制的拥有者,更要看这个躯体的炼制者。

还有“三清道体”,修炼一种**等于四个人同时修炼,别人将一种法门练到小成可能需要二到三年,他直接给你缩短到原来的四分之一,典型的修炼圣体。炼制这种体质,只要解决一个最关键的材料:气。祖境时代的强者们犹爱利用自己的吐息来炼制身外生化身或者傀儡。

这种种逆天体质看的布洛克口水直流,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对自己的魔龙血脉有些嫌弃。与那些震古烁今、艳绝诸天的强者比起来,魔龙血脉只是让他的起点比平常修真者略微高了那么一点点。

种子记忆里的地图他不是很有把握,布洛克完全是没有任何经验,他仅知道魔龙族在一个叫坐落在玄坛地域、名叫“黑月”的修士帝国有分布外,就一概不知了。

种子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个国度,但是俩人当前所处的区域并没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布洛克之前选择这里,仅是感受到了鲤鱼的气息。

于是,附近的两个国家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修卡凡首都,修凡,占星观。

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正在和几个黄发小儿推衍卜卦。卜卦的方式也是操控一种独特的法器:八方仪。它说白了就是依靠一种奇异的晶体监测首都内的元素流向,从而推断是否有修道奇才诞生或者诡异现象涌现。几个小孩一人负责一个角,老人指导在几个小孩相关窍门后,便开始翻阅一本古籍。

“师傅……这个占卜结果……”就在老人盘算着今天晚上吃什么的时候,一个黄发小儿带着颤抖的声音,拉了拉他的衣角。

他刚想问是不是哪个操作地方出问题,然后就看到了一大片墨色。

就像是一桶墨水,打翻在了宣纸上,法器发出的光泽被纯粹的暗元素所覆盖,然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强行窥视了一样,身体一紧,打了个冷颤。

半空中,布洛克高悬于天际,他皱着眉头,询问自己的徒弟:“阿树啊,对最强者不过五层楼的小国,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吗?先用时间领域笼罩,后直接把皇帝给杀了,最后去那些放典籍的地方,不就结束了嘛。”

“师傅,你不感觉很奇怪吗?”种子施展了一道幻术,开始叨叨,“你相信修真者能和凡人和平共处吗?”

“这和我们聊的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种子在空中转了一圈,一道银色的结界顷刻间笼罩了整个修卡城,城市中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在吃面条的人嘴巴嘟呈喇叭状,正在正在写信的人,攥着墨水的笔,悬在了空中,正在吆喝的小贩,脸上的笑容凝固……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我有足够多的样板可以证明:修士是没有办法和凡人和平共处的。他们最简单的关系就是供奉。凡人为修士种植修行所需的药草,开采铸造法宝所需要的矿材,修士为凡人解

决他们无计可施的妖兽。”种子稚嫩的童音回荡在静止的殿堂内,“但是琅月和修卡凡却在违背这一道理,两国完全不怎么往来。他们虽然是邻居,但是完全互不干涉,互不侵扰,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洛克提出了自己的假设:“有没有这种可能:某个极强的修士隐藏在琅月?”

“如果是七层楼到八层楼的强者,一个六层楼,再加上十万大军就可以解决掉,这里的大军,我指的是那些稍加训练过后的普通人;如果是九层楼,哪怕举国之力也没有用,同时,琅月和修卡凡就会合并成为一个国度。哪怕没有,一个国家的首都也会多少有一些防范顶级修真强者侵入的工具,可能是某个杀伤力极大的法宝,或是能抵御这个极数强者的护城大阵。”

“而且我友情提示一下哦,师傅。你仔细感受一下,这里是不是有一股让你非常讨厌的气息在?”

说到这里,种子停顿了一下:“这皇宫底下竟然还有一个密室,下去看看。”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就是颤抖着伸出了两条根须,广场上突然出现了个大洞,然后种子飞速向下钻。

布洛克在跳进去之前,又仔细感受了一下,他的脸变得铁青。

地下的空间很大,下降过程中,他们不时被一道道禁制所阻拦,越是下降,越是心惊。布洛克注意到禁制上的佛家谶语后,脸更黑了。

“可抵御红尘仙的防御大阵,啧啧啧,好大的手笔。我越来越兴奋了。”种子的声音充满了欢快,“这应该是最后一道了。”布洛克的脸色由黑转红。黑在徒弟面前略有些丢人,自己的江湖经历全都喂了狗,红是能够搜到财宝的兴奋。

龙类的爱好有两个,一个是美人,一个是财宝。

在两人破除禁制下降到最底层后,充斥眼球的(不要问种子的眼睛在哪里,只有种子自己知道)那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古老宫殿,正中央是类似于浴池,上面供奉着一尊佛像和几具金碧辉煌的棺材。

“日,帝释天!”布洛克当场爆了句粗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魔太子和他的创世徒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