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我没计较,这回把蔓延抬到桌面上,是不是你同意的?

“你伸不上手,场景建构需要充分准备。”

蔓延冒险去垂钓罪人,鲜梣平静地看着爸爸,“我要待在他的旁边。”

高家姐妹面面相觑,怎么拦?

顿直说道,“我在李阶身边也当过保镖,蔓延长得跟他过世的男友有几分相像,利用这个优势,或许,我们可以尽快找到突破口。”

“我儿子在哪儿?”

鲜思柳一头精致的头发,丝毫不乱,厚重的妆容却掩盖不住一脸的倦怠和神伤。

广行特意从行政部叫了个女孩子接待鲜思柳。

小姑娘上去要扶她一把,却被鲜思柳蛮横地推开了。

“你出去!”

女孩子怯步,广行让她离开。

“小结怎么了?”鲜思柳尖叫着,揪住广行的衣袖,“告诉我!”

我得说出实情,只是不确定你能不能承受得住打击。

拘留室的地上铺着一张床垫,旁边的托盘上有饭菜,但没有动过的样子。

李结倚靠着坐在墙角,面无表情地看着墙上的视频。

他对面的王井章吃着几块红烧肉,还有小炸鱼,头也不抬地说:“一个很有篮球天赋的男孩,海·洛·因把他毁了。”

“你能去外面吃完饭再进来吗?”

王井章摇头,奉命吃给嫌疑犯看的。我就不信了,你意志坚强,撑得往,你的胃也听从主人指挥吗?

“我上警校时,读过原著,是电影把主人公美化了,静脉注射海·洛·因,要戒掉,好比人类登上火星的难度,而且还是一个高中生——”

李结一跃而起,抄起地上的托盘,往大屏幕砸过去。

“哪个傻逼让我看这种东西,我不吸毒,对毒品压根儿就没兴趣!”

外面巡逻的警员听到声音,开门进来质问,“你抽什么风,有脾气回你们家闹去,听话的好孩子到不了禁毒支队。”

“你们放我出去!”

李结用拳头砸墙,见了血。

王井章过去攥住他的手腕,“再不消停,我们就得把你铐上。”

李结举着两手给他,“铐呀,怕了,我是你下的。”

王警员“哗”地亮出手铐,攥住他的两腕。

“你特么脑袋瓜子里是不是长了‘毒芽’?报复陷害人的方法有一万种,你偏偏选用了飞蛾投火的那个。”

李结下盘是松动的,用两脚踢人。

王井章挨了几下子,见男孩不收手,这才用膝盖一顶,把他压制在冰冷的墙体上面。

李结疼得后背直冒冷气,但嘴上还是犟。

“弄死我吧,如果你想自毁前程的话。”

我有尺度,如果真放开揍,你小子都死十八回了。

“短饿!”执勤警员收拾地上的垃圾,“想想非洲还有天天饿肚子的小朋友,有本事,别让禁毒找上你呀!”

王井章心说:兄弟,别浪费感情,这孩儿的心是死水一潭,如果真悲天悯人的话,还能做出那种事来。

“还给他盛饭不?”

盛,再让厨房大师傅做几个好的,不然叫家长投诉我们虐待他们孩子。

刘敞一招手,把搞设备的,包括司机的几个都哄下来车来。

“我还没调试好音频嘞!”

你眼盲的,没瞧见鲜梣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鲜梣把一件贴身的防弹衣给蔓延穿上,手边有几件t恤,选来选去,拎起了最肥大质地又厚实的黑色款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