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山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于苓当年年纪也还轻,刚到咖啡店工作不久,不比现如今的秦雪大几岁。

于姐还不是于姐,在络兰金街28号的咖啡店里,她那会还是老员工眼中的“小妹”。

她只在自己的妹妹面前是姐姐。

林照归的有间灯铺在络兰金街上开了挺久了,久到28号的咖啡店都是他看着开起来的,他和咖啡店那位经常身处国外的老板有过几面之缘。

凭着这么几面的交情,遇见了借伞小女孩的第二天,林老板难得在白天出了自己的店门,专程去了一趟半条街之隔的咖啡店。

对于咖啡店的老员工们来说,林老板也算是个熟面孔了。不单单是因为有间灯铺跟咖啡店同在一条商业街,大家彼此算是邻居,也因为林照归算咖啡店半个老主顾。

林老板不爱咖啡更爱茶,却没少照顾咖啡店的生意,常在他们这里买现烤小蛋糕和甜甜圈。

将林照归这么一个气质脱俗的人跟蛋糕甜甜圈联系起来,仿佛哪儿哪儿都透着违和,听起来就十分不搭。但甭管神仙哥哥似的林老板跟甜食到底搭不搭,反正他确实经常点单这几样,有时还直接外卖下单,让人直接送到店里去。

林照归这天到了店里,咖啡店老板恰好这段时间在国内,人还正巧在店里,亲自过来招待。

咖啡店的宋老板边往林照归面前放下封面烫金的厚厚一册点单本,边调侃:“你居然在白天出门,多稀罕,”

林照归拿过点单本,却并不翻开:“我又不是什么夜行生物,当然会在白天出门。”

只不过林照归跟宋老板打照面的时机也是巧,他们几次碰面,都是林照归这边刚结束了外出看事,晚上回络兰金街,而宋老板要么是加班,要么正准备从金街离开回家,二人超过八成的时间都是晚上遇见。

“未必。”宋老板老神在在地一摇头,“万一咱们这条街道卧虎藏龙,你其实开的是家‘第八号灯铺’呢?”(1*)

宋老板玩了个非常古早的电视剧的梗,暗指林照归也不无身怀特殊身份的可能。但他其实就只是纯调侃,跟总在晚上才能遇着的邻居开个玩笑。

谁能想到这句调侃其实歪打正着。

林照归神色未变,他知道宋老板肯定还不清楚自己身份,两人暂时也没产生要找他来看事这方面的交集。

林照归只说:“菜单就不用看了,还是那几样,最近有新口味的话,麻烦将新口味一块加上打包。”

宋老板一听就懂“那几样”是哪几样,就算他不记得,店里的订单系统都还记得,能分毫不差地替林照归将东西点完。

宋老板将点餐的事吩咐给员工去办,将点单本也一块让人带走了,他又看林照归,先是说:“哎,我真的太少遇见跟你一样爱吃甜品的成年男性了。”

林照归:“……”

实际上,爱吃甜品的另有其人,或者说另有其狐。

林照归自己对于甜食既不热衷也不抵触,但蛋糕和甜甜圈属于假如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他绝不会主动想起来去买,更不会频频买的东西。可谁让有间灯铺的“万能的小狐狸”是只杂食狐狸,蛋糕和甜甜圈都是符符爱吃,符符还不像一般的小动物,人类的油盐糖等添加剂对它来说都不构成任何负担,高油高糖高盐的吃下去,符符依然是一只毛发旺盛且鲜亮的小狐狸。

如果林老板跟人直言甜品是给狐狸买的,他可能会被人投诉虐待动物,所以多年来,林照归都默默背负了符符口味喜好带来的误解。

别人打趣他爱吃甜食,他也并不辩驳。

宋老板很快话音一转:“但平时点个甜品这种事,你不是在店里点个外卖就够了?直接跟我店里打电话也行,反正大家都熟,门店的人直接给你送过去。”

做生意的人,大多在人情世故上心思敏锐。

宋老板将林照归上下一看:“你今天白天专门出门来一趟,不太寻常啊——莫非是有事找我?”

宋老板凭经验做了个推断,直觉也再次八九不离十。

林照归这回坦然承认了对方猜得准,他说:“是,我来找你问个人。”

林照归还没见过于苓,也不知道雨夜里敲门的小女孩要找的姐姐今天上没上班,他已经承了对方今晚继续借伞,帮对方达成执念的诺,便要来咖啡店这边问问,替只在特殊时段能现身的游魂打听一下牵连人物的动向。

宋老板听说林照归要问的人是于苓,他“唉哟”了一声:“你找小苓啊?”

宋老板语气唏嘘,盖不住的同情意味像从斟满的茶杯边缘溢出来的水。

他摇着头道:“她下午才来上班儿呢,今天刚好是晚班,最近她精神不太好,晚上总睡不好觉,我就做主,让她只值晚班,白天好圈呆在家里补觉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