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以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月光安静地照着红花屋的庭院里,沿着如同波浪般的房檐倒卷下来,垂帘一样点缀着回廊。

“月儿啊,请将我的思念带给我最爱的人,让他能够永远记住我!月儿啊,请将我的爱意带到美丽的花园中,让我的爱人在看到这些花儿的时候能够想起我!”

动人的歌声响起,林泮音同时听到了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她抬起头来向着自己的上方望去,原本昏暗的四周在这一刻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起来。

当自己的四周变亮起来的时候,林泮音才看清了自己眼下所在的红花屋是何模样。这座红花屋是一座五层楼高的楼阁,楼阁的每一层都有着众多的房间,在这些房间外都挂着不同的鲜花。

刚刚还在叫林泮音名字的妇女此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林泮音愣愣地看着四周,她却一点也不奇怪,对林泮音说道:“阿泮,你都已经来到红花屋三天了,还是对这里的夜幕没有习惯啊!”

女人的话语引起了林泮音的注意,林泮音并没有开口主动接话,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女人,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妇女看着她这么模样,一脸颇为无奈的样子说道:“虽然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了,但你一定要记住,如果想要在吉源花苑中好好的活下来,老老实实的待在红花屋便是你最好的选择。夜幕已经开始了,我们也该工作了。”

妇女在说完这句话后便带着林泮音匆匆前往红花屋中最大的一间房间中,住在那里的永远都是红花屋的花魁。

红花屋的花魁叫什么名字?只要是在吉源花苑的人,没有人会不知道红花屋的花魁叫什么,因为无论是谁只要一说到红花屋,定然都会想到这位花魁的名字——蝴蝶。

林泮音在见到蝴蝶的时候,首先见到的就是一只纤秀而美丽的手,在这只手的指甲上还好像染着鲜艳的风仙花汁。

鲜红的指尖,翠绿的耳环。在对方转过身来与林泮音对视上的那一刻,美丽的凤眼已经弯了起来。

“这就是之后会待在我身边的阿泮吗?”蝴蝶的声音在传入林泮音耳中的那一刻,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数不出的酥麻感。

多么好听的声音啊!

这美妙的声音倒是与林泮音刚刚所听到的歌声有几分相似,林泮音忍不住抬起眼来看向了她,蝴蝶在与她视线对上的那一刻嘴角仍旧挂着笑,而后她站起身来,一身华美的衣裙随着她的动作落在了地上,如同层层花瓣儿的长裙一圈圈如同涟漪一般环绕在她的脚下,而她却如同一只灵动的蝴蝶般飞舞着翅膀,在林泮音惊讶地注视下来到了她的面前。

“阿泮,帮我插一下发簪吧!”蝴蝶这样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中的发簪放到了林泮音的手中。

原本负责为林泮音引路的女子,在见到林泮音被蝴蝶牵着在属于花魁的屋子中坐下后,默默地退了下去。

在她离开的那一刻,她为花魁和林泮音关好了门,这位妇人过去做过很多次相同的事情,无论是哪一次,无论是任何人,在被她带到蝴蝶的面前之后,对方的眼中都会只有蝴蝶,不会再注意到她的存在。

正是因为不觉得会有人注意到自己,所以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在她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林泮音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林泮音被蝴蝶牵着走到了一张椅子面前,蝴蝶在这张椅子上做好,在她们的面前有着一面一人高的镜子,在这张镜子中林泮音清楚的看到了蝴蝶倒映在其中的模样,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与现实中的她所不同的是,此时的林泮音看上去十分地不起眼,虽然人的容貌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泮音觉得自己的长相看上去似乎没有过去那般明媚和张扬了,而且在她的脸颊上还出现了一些原本没有的雀斑。

她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下颚,对于自己的新外表她显然觉得十分的新奇,她的这些小动作都落在蝴蝶的眼中,对方见状抬起手来掩着嘴轻轻笑了笑,道:“阿泮的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镜子吗?”

面对自己第一次见到的人,蝴蝶一直都用着十分温柔的声音在交谈着,林泮音闻言低下头来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蝴蝶。眼下她只是红花屋中一个地位低下的侍女,能够得到花魁如此对待应该十分感恩才是,但无奈这幅壳子的内在却是一名21世纪打工仔,所以此时的林泮音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来拿起蝴蝶刚刚递到自己手中的发簪。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姑姑说夜幕就要开始了,让我一定要给花魁你打扮的好看些。”

在来花魁房间的路上,林泮音通过系统的相关介绍和提示已经知道了自己眼下是个很模样的角色,以及自己在吉源花苑中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如今的林泮音所在的红花屋是吉源花苑众多花屋之一,在吉源花苑中一共有两间最大的花屋,红花屋便是其中之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