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馆里人多,谁也不会注意到旁边发生了什么。

而正坐在楼小乔对面的,没穿警服的李所长全部都听到了,王四顺说话的语气实在是不客气。

她向楼小乔递了个眼神。

楼小乔放下了筷子,从旁边取了点卫生纸擦了擦嘴,抬起眼皮子:“我来县城是因为有事,可你在县城干嘛自己心里清楚,还不让人吃个早饭了,是谁给你的权利这么跟我说话的?”

语气严厉,跟以往的楼小乔判若两人。

“我看你是想找打。”王四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也不管旁边是不是有人在吃饭:“你他妈的给老子好好说话。”

露露放下碗,赶紧走了过来,拉了拉王四顺的袖子,娇滴滴的开口,声音轻轻柔柔的:“算了吧,别跟她计较那么多了,这大清早的还不知道从哪里回来呢,让她赶紧吃完走,别在这里磨蹭了,大清早的跑来县城,也不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不正经的事。”

这么明晃晃的diss原配?

“不正经”的楼小乔看向娇滴滴的“白莲花”,嘴角微微勾起:“你凭什么阴阳怪气我,大清早的跟别人的老公拉拉扯扯还要脸不要,要说我不正经——”

楼小乔上下扫了她一眼,最后眼睛留在露露的肚子上,那肚子尖尖的,已经很大很沉重了:“你自己好像还没结婚就怀孕了吧,我长这么大见过的不要脸的人有限,但你跟王四顺绝对能站前排。”

其实原主这人已经很不错了,王四顺出轨以后,她也只找了渣男闹,但这个白莲花也着实恶心,当个小三还当的这么理直气壮有恃无恐打上门。

白莲花顿时露出一副被吓到了的表情,嘴巴张的老大,眼睛也瞪圆了,声音也快要哭出来一样:“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要不是你,要不是你,我才不会——”

要不是她不肯离婚,她怎么可能现在打着肚子连个名分都没有。

这演技,在前世混了一辈子剧团的人看来,要有多假有多假。

听到这女人娇滴滴的哭,王四顺的火气蹭蹭就冒了起来,指着楼小乔的鼻子就骂:“你是不是有毛病,关她什么事了,要不是你不要脸不签字,她至于搞成这样吗啊,什么时候签字你给个爽快话。”

楼小乔:“你什么都不肯给我,我怎么签,孩子你带?”

那怎么可以,露露使劲拉了拉王四顺的手。

王四顺:“这孩子谁生的谁养。”

他现在是装都懒得装。

楼小乔:“不好意思,法律不是这么规定的,你要是不让步那我也不能签字,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我一个人养不了,我也不是必须要孩子,不给钱我不带,你的小甜心不是很有爱心吗,一定会爱屋及乌对孩子们好的。”她摆出一副老娘很放心的样子出来。

王四顺被气的炸了,他现在才明白,一个人豁出去是什么感觉。

楼小乔见这人气的脸都红了,也不介意再给他添把火:“你是不是好奇为什么我在县城吃早餐?这个就要问你亲爱的妹妹了,昨晚上她带着两个惯偷来我家里偷东西,让村里人逮了个正着,现在还在派出所没出来呢,我是一早搭派出所的车来城里配合调查的,你现在去派出所,说不定还能给她送给早饭。”

“什么?”

“你妹王五秀,让人当成贼抓到派出所去了,现在还关着呢。”楼小乔大声说。

米粉店的人纷纷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这边,尤其是看着打扮的像个老板的王四顺,原来他妹妹在外面当贼啊。

“你特么的,多大点事你居然还报警了。”王四顺顿时龇牙。

“看来你对你妹妹当贼并不是很意外嘛。”楼小乔脸上顿时变得无辜起来,演技瞬间上线:“可不是我故意报警的,是那俩贼在我家里被抓了咬出了她,也不知道你妹是只干了这一票,还是以前就是个惯偷,要以前也参与了偷盗啊,我看不判个三五年都出不来。”

王四顺当然知道自己的妹妹不是个惯偷。

只是王五秀一向骄纵,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这次没要到肉,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联合了贼去偷。

偷就偷吧,还让人给抓到了,真是蠢的要死。

王四顺跟这个妹妹的感情一向不错,一听到妹妹被抓去派出所的消息,哪里还有心情干别的,连小情儿都顾不上了,丢下一句话给那女人,一溜烟的就往派出所跑。

结果到了派出所,问了一圈却没找到人,但好歹探听到了些消息。

一晚上的审讯也问清楚了,王五秀的确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基于这次案子也不算严重,派出所给她开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和罚款作为处罚。

结果早上七八点的时候人就开始打蔫儿,又说冷,其实那个时候就烧迷糊了,等发现不对劲赶紧又送去医院,一到医院就查出来肺炎。

上次王五秀就生了病,还没养好又半夜跑出来,一番折腾下病情加重了不少,王四顺到的时候,他妹子还在医院昏迷着打点滴呢,王五秀偷东西的事情也传回了村子,夫家在村里都闹了个没脸,这次连进城看她的人都没有。

等人走了,李所长才开口。

没有鄙视,她的眼神里面只是充满了疑惑。

“你是真打算跟他离婚?”不是刻意拖延对方?

九十年代,离婚对于女人还是件丑事,很多人宁可接受出轨的丈夫重新回头,甚至拖着一辈子不离婚,也不愿意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真正被逼到绝路不得不离婚的,也大多数是男人占主动。

只有经历过后世,在几十年以后生活过的人,才懂得婚姻并不完全是保障,还有可能是枷锁。

一个不忠诚于家庭的男人,留着这段婚姻没有任何意义。

楼小乔叹了一口气:“您也看到了,他身边这女人肚子都这么大了。”

出去的路上,她把家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李所长说了,包括这些年原主收到的苦,这些话都是她憋在心里,从王四顺出轨闹离婚开始,村里人有看好戏的,有同情的,娘家人有说和的,更多的人是要她隐忍,带着孩子过下去。

“总会等到他回头的那天。”——那些人的原话。

当然,也有愿意帮助她的,比如大乔,比如徐家。

楼小乔知道,要把生活过好了,主要是要靠她自己立起来。

楼小乔摇了摇头:“我不打算继续跟他过,在一起这么多年,除了挂了个丈夫名头,什么都没替我做过,钱在他手里,他不给我我也没有办法,反而我要替他赡养母亲,给他种菜养猪带娃,他要来家里运菜拿肉我也不能不给他,这都是别人眼里我必须要做到的,要守本分别闹腾,您说说这段婚姻对我有什么益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大厂时髦亲妈[九零]》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