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淮安》最新章节。

知府冷汗欲滴。

院外他的小儿子又开始哭喊起来,仆人拦也拦不住,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道:“我的狗呢?我的狗呢?爹!”他也不看剩下的人,直接把满手的泥土统统抹在知府的袍角,开始撒泼打滚。

赫连揭略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一边是一干贵人们等着他要一个“交代”,另一边是哭闹不休的孩子,知府的头都要大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刻,外门被推开,雨气像是海浪涌进来,噼里啪啦打在了门槛内。外边的雨,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知府家的宅第地势高,尚且能蔓延到外的第一级台阶,外边的农田,不知已经被淹没了多少。

后边的随从抖了抖伞,纵使有伞,雨也还是打湿了衣袍,沈长序鬓发,陈达的胡须上都沾着雨丝。

“殿下,河堤太矮,已经被冲毁了不少。大水快淹过农田了。”陈达顾不上抖落身上的水,“连接阅水和青州呈花江的那段水系,河堤没有修完,昨夜的人手一走就被冲毁了,沈公子说,不若改道,先将阅水往余枝县引。”

“不是说新征的人走了么?旧的也走了?”盛淮安指节叩在太师椅扶手上,重重一响,道,“死小孩再吵,我就把你皮给给剥了。”

她话语森森,似乎下一刻就能提着小孩的后脖颈,从头开始把皮给剥了。知府那个八九岁的小儿子像看到了什么女阎□□嚎似的哭声猛然一止,被吓出了真的眼泪,不顾外边的雨,穿过连廊跑走了。

知府道:“大人,我……”

他脸上皱纹垂下来,变成一副“苦相”。昨天和谢青松呛声的言官替他说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我们大人比较喜欢预言。”

“为了给各位大人留点好印象……我们本该是明日集结新的人手,但知府说前日就已经集结……”书记支支吾吾,“所以说,其实人手尚未集结,在前几日,就四散跑了……”

谢青松又要开始疾厉斥责,陈达瞥了他一眼,道:“谢侍郎,我知道你急你夫人的生意,但是你先别急。当务之急,应当是稳下局面,继续招募人来开凿运河,今年雨水太多了,至少要赶在夏季暴雨之前,结束掉这一河段。”

陈达语气徐缓,但咬字及其重,像是在私塾里教稚童读书的老先生,拖长了音,问知府:“青州有匪患,为何先前不说?”

知府擦了擦额上的泪珠,旁边的人又替他道:“大人,青州商贩往来多,匪患就像是野草,生生不息。干的也不过就是拦路打劫,像商队要点银两,我们知府每一季,都会替过路人把银两给交上,也算是相安无事。青州多年未有战事,本来就没有多少兵,也不能打,不如花点银钱过去了。”

知府在一旁点头。

竟然会有官府给土匪送钱?谢青松刚张嘴,就被盛淮安给堵了回去:“你看朝廷有多少兵?不会是怪我前三年没有从辽东飞回来杀完匪寇再飞回去吧?这不是得问你们吗?满朝武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州部的治安?”

谢青松狼狈地把质问咽下,干巴巴地问:“眼下该如何是好?”

“有人让我活动筋骨还不好么?”盛淮安扭扭手腕,站了起来,道,“接下来是要往余枝县走对吧?过去一并除了就是。既然都丢了父母妻儿去当什么土匪,那就不算青州的良民了,杀就杀了吧。我赶趟。”

她急着到常州去调查沈长序的身世,还得再重新回到辽东,核验赫连揭说的话是真是假。

先杀了王宏,又扬言要剥了小孩的皮,现在说“杀就杀了吧”,不愧是大周闻名的女阎王,众人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汗毛竖起。盛淮安道:“看我干嘛?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啊。”

管他匪窝里挂的旗是“新周”还是“旧周”,究竟是不是有心人的图谋,在盛淮安看来“一力降百会”,直接把闹事之人肃清,谜底自然而然是水落石出。最怕的就是来得太晚了,什么阴谋诡计在人死之后都结了尾,追查起来才劳心费力,比如她的师父。

“我来的时候也稍稍打听了一下,听到些有意思的话。”

沈长序已经换下了被雨打湿的襴衫,穿了件交领白袍出来,他一直都听盛淮安的话,挑各种白色的衣服穿。他解开了头发,拿布巾擦自己被打湿的发尾,双耳上的红耳钉衬得他面如冠玉。但在谢青松眼里,君子正衣冠,沈长序行为何等轻浮放荡!

光风霁月的沈太常卿为了讨好永宁公主这个女阎王,花费了不少力气。谢青松看向沈长序的眼里多了分对他“痛失君子风骨”的惋惜。

“说余枝县的匪头子给自己还封了个‘王’来当,”沈长序道。

“叫米王,说跟着他混的人都能有米有肉,而且——”沈长序停顿了一下,“比平王还要厉害一笔。”

“把上边一横给去掉,是已经知道脑袋被我端走了?”盛淮安起身,道,“管他米王还是粮王,等过几天雨势小了,直接杀掉就行。”

等人都散去,盛淮安对一直没有出声的赫连揭道:“狗你拐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还给那个死小孩。”

沈长序看到比他还高了半个头,手长腿长的赫连揭,眸色微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奇葩小说网】地址:qpxs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