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谢相的桃花债》最新章节。

谢家二房的变故,让谢昭宁在谢家中的地位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秦晚晚去而复返,意味着秦家将赌注又放在了谢昭宁身上。

车里的谢蕴如何不懂得秦家的安排,秦家将谢家家主夫人的位置看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她激怒了秦晚晚,暗自一笑,“谢昭宁,该走了。”

言罢,她扯下车帘,吩咐车夫一句:“走。”

车夫扬鞭,啪地一声甩在马屁股上,气得秦晚晚原地跺脚。

“谢昭宁,你敢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

谢昭宁眉眼渐冷,眼里的努力一点点燃烧起来,而谢蕴疲惫地闭上眼眸,她累了。

两人皆是沉默,方才一幕就像是做梦,什么都没有留下。

马车驶向谢昭宁的私宅,到了门外,谢昭宁将谢蕴抱下马车,一路疾走进入院子。

哑婆见状急匆匆上前,打着手势问可要找大夫。

“不必了,她就是累了。”谢昭宁摇首,再多的汤药也治不了谢蕴的心病。

哑婆点点头,自己回厨房去了。

谢蕴被安置在床榻上,累得浑身无力,谢昭宁低眸望着她,视线无意地略过她的脖颈。

谢蕴已非年少,姿态慵懒,性子清冷,柔若无骨。谢昭宁扫过一眼,并没有及时挪开眼睛,伸手掖好被角。

室内静默无声,谢昭宁寻了坐榻做下,遥遥望着床榻上的人。

她看了很久,目光渐深,她喜欢与谢蕴独处,安静无声。

心口忽而一阵压抑,想到秦晚晚,她就觉得在谢家待不下去了。

目光黏在了谢蕴的睡颜上,她觉得自己不能离开谢家!

将人安顿好后,谢昭宁起身离开,将谢含留下,又与红韵说一声,按时送膳食过来,以清淡为主。

她将姑母藏在了自己的私宅中,谁也找不到。

谢家已然是翻天覆地了,裴家的人一直都没有离开,等着见谢相。

如今的谢家没有谢涵在,失去了主心骨,三爷更是不知该如何着手去办。

谢昭宁回来后主动找裴家人。

来求谢相的是裴家家主,也就是裴牧林的堂叔。裴牧林当年高中,裴家鸡犬升天,未曾想到,裴牧林会落得这么快!

谢昭宁落座,对方急急出声:“谢公子,不知谢相可在?”

“她病了,此事交给朝廷去办。”谢昭宁面露惋惜,又问一句:“你们可知裴牧林暗地里做什么?”

年迈的老者被一句话勾动了心弦,不得不对少年人揖礼,弯下了脊骨,“谢公子,请说。”

“看来您什么都不知道,我谢家决定将谢涵一房踢出族谱,您觉得此事会小吗?”

谢昭宁滴水不漏,表明谢家的态度,谢蕴都不救了,他们还会觉得她会救裴牧林吗?

果然,对方一惊,一股寒意从脊背袭上来,整个人开始发麻了,“谢公子……”

“第一,我朝准开私矿,但陛下报于朝廷,裴牧林与谢涵并未知会朝廷,试图不纳税,这是一罪。”

“第二,山塌了,死伤一百余人,裴牧林隐瞒下来。”

“第三,他二人并没有给予死者家属抚恤金。甚至联手压下此事,赶尽杀绝。”

谢昭宁慢条斯理的一件件说了出来,“这是我所知晓的事情,指不定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裴家主,你还要四处行走去捞人吗?”

裴家主老迈,视线浑浊,浑身透骨的冷,听了谢昭宁的话后,他陡然站了起来,“他二人狼狈为奸,岂可如此枉顾仁义二字,分明是恶魔。”

“我姑母已决定不插手此事,老家主,我也帮不了你。”谢昭宁摇首,“您还是回去吧,尽快做出决定。”

裴家的人面面相觑,求情的话在肚子里翻来覆去地想了许多便,最后一个字都没有派上用场,仓皇离开。

谢昭宁亲自送人出府,目送一行人离开,回身之际,她望着头顶上的匾额,谢府。

须臾后,她果断迈过门槛,步履轻快的进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奇葩小说网】地址:qpxs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