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还在上涨,吴小邪两人离独眼巨蟒也越来越近,吴小邪浑身僵硬,隐约间小腿肚子似乎也因为肌肉过于紧绷而抽疼起来。

好死不死的,被他虚掩住口鼻的老痒憋不住气,眼皮子颤抖着就要睁开,同时四肢挣扎的厉害,吴小邪险些没拽住他,连忙手脚并用将其箍紧,然后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

也幸好独眼巨蟒看不上他们这两只连牙缝都不够塞都小虾米,随意瞥了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在水底垂死挣扎的双眼大蟒身上。

吴小邪稍稍松了口气,对着刚醒来的老痒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盘绕在青铜树上的庞然大物。

老痒一看,本就泡得发白的脸色更加惨白,失血加上泡在冰水里,他一张嘴牙齿就不受控制咯噔噔打架,一副马上又要晕过去的样子,但他还是顽强的连比带划告诉吴小邪岩洞的顶部有出口,他们只需要顺着水位一直往上浮,最终就能从这里出去。

吴小邪清楚这么下去不行,两人都受了重伤,一直这么泡在冰水里,还没等水位上升到合适的高度呢,他俩倒先被冻死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爬到青铜树上去。

吴小邪凑到老痒耳边小声说出自己的想法,老痒忌惮地盯着独眼巨蟒,微不可查的点头。

两人刚要行动,忽然,眼前的水面飘过几张灰白色的人脸面具。

老痒惊疑道:“那是什么?”

吴小邪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捞起一个翻过来一看,里面空空如也,脸色顿时大变,“妈的,快上树,那是螭蛊的壳!”

老痒一听,立马化身独臂杨过,攀住树枝两脚一蹬借着水的浮力一下子就窜上青铜树,动作比猴子还快。

吴小邪在下面看的目瞪口呆,骂了一句也赶紧跟上上树。

两人方才停留的位置已经冒出来十好几只顺着血腥味游过来的螭蛊,并且眼看着就要爬上青铜树追过来。

情急之下吴小邪往自己手心狠狠咬了一口,鲜血瞬间涌出来,吴小邪攥紧拳头逼出更多血,然后挥手将血撒在空中以及水面。

血点融入水中晕染开来,那些螭蛊有了忌惮,迅速远离绕开这一小片区域,然后从另外一边追着老痒而去。

更多的螭蛊已经将水底的蟒尸包围,犹如蚂蟥一般争先恐后地想要寄生进这难得的血肉之躯。

爬了没两步,吴小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燥热起来,衣服上的水分也在快速蒸发。

正纳闷间,忽然听见上方的老痒惨叫一声,然后浑身抽搐,站立不稳,竟从青铜树上直直掉进水里。

“老痒——”

吴小邪惊呼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拉,却反被带着一起掉下去。

只听见卡巴一声,手腕再次脱臼,吴小邪的痛呼还没出口,就被涌进嘴里的热水堵住了。

没错,是热水,并且还是越来越热的水。

吴小邪沉入水中还没挣扎几秒,包围着他的水就烫的皮肤生疼,并且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吴小邪赶忙浮出水面寻找老痒的踪迹,猛然对上一只硕大的布满血丝的白色眼球,那些血丝还在迅速蠕动堆积,很快,整只眼球变成了赤红色。

眼球中间的瞳孔还在变化,逐渐由赤红色变成狭长的金色。

吴小邪在对上那只眼睛都同时,神色有一瞬间呆滞,仿佛灵魂被吸入一处漩涡中,紧接着,剧烈的头痛眩晕和恶心静他唤醒,这时他才发现,原本冰冷的潭水不知怎的竟然跟之前的炎泉一样沸腾起来,并且泛起的沸泡正在由之前双眼大蟒尸体的地方逐渐向外围扩散。

鬼使神差的,吴小邪扭头看向那只奇异的赤红色金瞳,这才发现,那只独眼巨蟒头上原来的紫色巨眼不知何时竟然闭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位于其头顶最上端的一只略小于紫色巨眼的赤色金瞳。

吴小邪人都快吓傻了。

轰隆隆,整个空间开始剧烈摇晃,青铜树对面的石壁上出现了许多宽大的裂缝,更多的水从里面涌出来,整块山面不停地开裂,似乎整个岩洞都要坍塌了。

吴小邪被一股急流冲进其中一条缝隙,刚坍塌出来的通道里面一片漆黑。

吴小邪的身体在急流的席卷下打着转儿在断石从生的石壁上碰撞摩擦,完全丧失了方向感,只能顺着水流一直往下游漂去,最终漂进了水温尚可的地下河里。

这里的水流更加疾快,吴小邪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失重,随之而来是滔天的水声巨响,电光火石瞬间,已经一头栽进了水里,迅速下坠时脑袋撞到瀑布下面的暗石,然后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从瀑布下游的河堤上被人救起送到医院,到吴小邪记忆彻底恢复,已经过去了七天时间。

原本三天前他就醒了的,但是剧烈脑震荡的后遗症太严重,无时无刻不在头晕恶心,别说思考了,只是稍微想一下,大脑立马天旋地转,记忆混乱糅杂,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差点记不清了。

缓过开始两天,浑浑噩噩的情况稍微好转了些,吴小邪又暂时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勉强能比划着手势和主治医生交流一点基本情况。

又是一周过去,吴小邪混沌的记忆也断断续续梳理了些,从主治医生口中,他得知自己是被几个武警送来医院的,当时他的情况算是比较危险,全身骨折扭伤擦伤多达三十几处,明显是从高处坠崖撞击造成的。

“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医生道。

吴小邪眼神询问。

医生道:“你被送来的时候身上的致命伤处已经被人处理过了,缝合包扎的很专业,我当时问过那几个武警,他们说捡到你的时候你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队医检查发现没有紧急抢救的余地,便直接把你送来了我们医院。”

吴小邪还要再问,就见医生看了眼腕表,歉意地笑道:“抱歉,我下一个患者的查房时间到了,具体情况你可以去找当时的武警询问,他们走之前留了电话,你需要的话我写给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盗墓:我家末代族长是小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灵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十万个为什么[无限]

打字机N号
【恐怖悬疑无限流】女强,会越来越强!!!为了寻找失踪的哥哥,顾楚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恐惧,危险,无法摆脱你见过吗?你畏惧死亡吗?这会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游戏......
灵异全本98万字
无限诡异游戏

无限诡异游戏

笑讽嘲
【无限流】【无女主】【黑暗文】【原创副本】【变格推理】规则以神明为食,神明以众生为祭。诡异游戏为罗网,诡秘复苏为媒介。冷峻的遮羞布下是不可名状的恐怖。不愿受制于命运,司契纵身跃出桎梏。撕碎道德,在黑白
灵异连载21万字
规则怪谈,欢迎来到甜蜜的家

规则怪谈,欢迎来到甜蜜的家

弦泠兮
【规则怪谈+惊悚+穿书+金手指】苏青鱼穿越进《惊悚降临》这本书里,知道三天后诡异世界降临,便给自己烧数亿的冥币和贡品。诡异降临,她成为全球最富有的活人。副本开启,诡异横行,苏青鱼要通关副本,探查这个世界的真相。甜蜜的家怪谈开启:欢迎来到甜蜜的家,这是一个幸福大家庭。为了确保平凡的生活继续下去,请您务必遵守以下规则,扮演好自己女儿的角色。如果违反,后果自负。【请记住,你是妈妈的好女儿,妈妈太爱你了,
灵异连载214万字
规则类怪谈:4016

规则类怪谈:4016

沧月玄
【原汁原味的克系规则类怪谈,想看爽文的贵客请三思而后行】为了获得一笔不菲的大学生活体验奖金,林异与舍友报名前往了一所郊区大学。看似平平无奇却透着一丝不对劲的学生守则;建筑楼前古怪的告示牌与看似正常的建筑楼守则;异常天气下穿梭在校区里的诡谲身影……随着体验生活的进行,诡异的人事物越来越多,为了活着离开校区,林异不得不游走在规则的边缘……【注:本书的逻辑链在开书前已经由作者推导形成闭环,一切规则皆为线
灵异连载23万字
我在怪谈世界惊悚求生

我在怪谈世界惊悚求生

一只大灵贼
一批深陷诡异的人,他们挣扎在死亡线上,被迫参加死亡怪谈。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活着!京城八十一号,地下的十三号站台,香江广告中的第八个孩子,避世的封门村,猪头屠夫,猫脸老太……“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惊颤游戏的世界!”
灵异连载51万字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

是狐狸不是貉
关于原神之我是至冬使节:作为新晋第十二执行官,白洛表示有点慌。因为至冬女皇给了他一个任务,那就是作为至冬使节前往稻妻。作为一名穿越者,他深知去稻妻会有什么后果,绝对会被雷电将军给扬了。但不去的话,至冬女皇又会把他给扬了。所以他选择了提瓦特的传统艺能——摸鱼。
灵异连载3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