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聊完正事,闻择远说他还有个电话要打,就进卧室去了,让秦霏自便。

她不困,也没事可做,只好从小手包里掏出手机,查看了下新消息,顺手回复了阿兴的问候就放下了。

那日她的出逃计划取消,阿兴一直很担心她的安全,隔几天就要发消息确认她是否安好。

另外,她换了身体这件事,暂时还没告诉他,这事太复杂,等有机会见面了再详细解释吧。

她其实更好奇闻择远到底在忙些什么。

据她所知,他虽然贵为帅府三公子,但在军部中并没能进入核心决策层,倒不是闻骁刻意打压,相反,闻骁一向很愿意重用他。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不争气,当年他的工作成绩实在差劲,口碑稀烂,就算强塞都不能服众。

虽然她现在对他有些许改观,或许以前的那些烂事都是他在向闻骁示弱呢?

不过他再怎么心机深沉,现在只不过就在后勤部挂着个副部长的名头,大事不用担责,上头有部长呢,脏活累活又轮不着他,这么个闲职,他怎会忙成这样?前段时间就听说他忙得脚不沾地,见面时自己说常常熬夜。

可惜卧室的隔音效果太好,秦霏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不知道他到底在和谁打电话。

看他这副上心的模样,秦霏更愿意相信他是不是谈了女友,这会儿正在视频里哄着叫宝贝、紧张地报备行程——好像这才是符合这位小少爷身份该做的事情。

等到最后,秦霏干脆拿着手机玩起了小游戏,就这么熬到五点半,闻择远终于开门从卧室走了出来。

他给头发做了定型,套上了修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终于看起来有了要赴宴的仪式感,难得地显得矜贵十足。

“电话打完了?”秦霏扭腰在沙发上浅浅换了个坐姿,幽幽地开口。

“嗯,”闻择远似乎还在想事,随口应了。

秦霏冷笑两声。

因为裙子的缘故,她一直坐得板正,快两个小时熬下来,腰酸背痛。

她不理解,他到底哪根筋不对,要来这么早接她?就算有事要谈,提前半小时也足够了。结果呢,他在这里困了她两个小时。

不久前还想着自己对他有所改观了,事实是,不靠谱的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靠谱。

察觉到了两道冰冷的视线,闻择远才侧过头,想起自己晾了她好久……

他低头摸摸鼻子,歉疚一笑,“实在抱歉,我们现在就出发。”

闻骁的宅邸占了中心城上城区的一整个山头,秦霏来过无数次,此间风光无限旖旎,说是整个首都星最美的一座山也不算夸张。

停机坪格外宽敞,刚下舷梯,秦霏的眼前就横过来一条手臂,她疑惑抬眼,是闻择远伸了手过来。

“你可以挽着我,好走一些,前面的路会有点陡。”

她也想起来了,去到正门的路上的确有一段不太好走,特别对高跟鞋人士极不友好。

而且,她的怨气还没散尽呢,他把胳膊借她分些劳累,不用白不用。

她不客气地一把挽住,几乎可以算是把人给拽了过来,闻择远右肩被迫压低,竟好脾气地低低笑了两声——

“现在可以消气了吗?”

秦霏挑眉,“想多了,你一条胳膊可没这么值钱。”

一个本该出于绅士的举动,原来都算计着好处呢。她要说消气了,他是不是就能立刻抽胳膊走人?风度呢?

闻择远敛眸淡笑,感受着臂弯间倚靠在他身上的力道,并随时迁就她的步伐。

其实他只不过是为了想让她挽着自己,找了一个让彼此不会尴尬的借口。

玩笑归玩笑,他很快含起合宜的社交淡笑,对路上遇到的熟人点头招呼。

至于臂弯间挽着的女人,一双双惊诧不已的目光纷纷落在她和锐雯一模一样的脸上,而闻择远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锐雯这个名字太敏感,尤其对于闻骁,于公于私都是个谁都不敢轻易触碰的话题,没人敢问。

“我不用打招呼吗?”秦霏象征性问了一句,她哪里感觉不到……自己就像个横空出世的瘟神。

“不用。今晚你是我带来的女伴,”闻择远低声说,目光凝视前方,“也是一个全新的外来者,所有这些人你暂时都不需要认识,待会你只用认识一个人就好。”

“哦。”

闻择远的话倒是提醒她了,是该拿捏一下自己的人设,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女孩,在这种场合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怯场吧,于是她低下头,不再理会各种奇怪的注视,一心只顾看路。

她又想起什么,侧头问,“那简西呢?遇到她怎么办?”

她是闻骁的正牌女友,还认识一个叫“秦霏”的替身演员,她们见面恐怕会有很多事情难以解释。

“她不会来的,”闻择远抛给她一个冰冷的眼神。

秦霏的心揪紧,觉得不妙,“他们分手了?”

不该啊,距离闻骁自曝恋情才将将过去一个月。

“不止。还记得一个月前,你被一个叫高峰的人暗杀么?”

“当然记得。”

怎么能忘呢?她就是在那个晚上,被闻择远带走的。

高峰是简西前经纪公司的老板,与她有纠纷,却想不开来杀秦霏泄愤,被闻择远的替身仿生人一枪打死,为此他还替她在警署背书,让她从整个案件里全身而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奇葩小说网【qpxsw.com】第一时间更新《人造美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