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刀》转载请注明来源:奇葩小说网qpxsw.com

刘书义还在丁零咣当的找,我口中喷出的一口烈酒,化为一道炙热的火焰,擦过王忠强的脑瓜皮。

火焰尚未完全熄灭,我的右手已经灵活地一抖,麻利地解开了缠绕在王忠强脖子上的那根粗糙的麻绳。

我把这根麻绳拿到鼻尖闻了闻:“先进屋子里头再慢慢说。”

这麻绳透着股阴寒之气,还夹杂着一丝油漆的呛味。

依我看,这玩意儿十有**是那些专门用来捆绑棺材的绳索。

通常情况下,抬棺绳用过一次就得焚烧处理,只有那些常年干着抬棺活计的人家,才会备上几条结实耐用的绳子,而那些用过的绳子也得妥善收好,否则容易招惹邪门歪道。

此刻套在王忠强脖子上的这根带着漆味的绳子,说明它不止捆绑过一口棺材,很可能就是从哪个角落流出的棺材绳。

看样子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

王忠强坐在破旧沙发上连灌了几大碗土烧,这才缓过神来:“兄弟,你可得救救我啊!”

刘书义替我接话道:“你到底捅了什么篓子?这事儿可不是随便瞧个风水、改个运势就能摆平的!”

“我真的不知道……”王忠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要能保住我这条小命,多少钱我都舍得砸,你说个价吧!”

刘书义向我挤眉弄眼,示意狠狠敲他一笔,但我挥手打断:“这件事关乎到你,也扯上了老陈。我不能袖手旁观。至于钱的事儿,你自己看着给,我不挑理儿。你先告诉我,最近这半拉月,你都去哪儿溜达了,干了些啥勾当?”

王忠强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近半月的经历,却听得我眉头紧锁。

在他们那个圈子,提起王忠强的喜好,大家伙儿都会异口同声地说:“这家伙没别的嗜好,就好那一口美娇娘;这辈子没啥大追求,就爱凑个热闹。”

这半个月里,他沾染了多少红粉佳人,赶了多少场子,他自己都数不清。

总而言之,他说了一通,却没有半点实质性的线索。

刘书义皱着眉头问:“师叔,我看老王去的那些地方也不算偏僻荒凉,是不是有人寻仇来了?”

我盯着王忠强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你最近是做了啥亏心事,还是祖上欠下了血债?”

“真没有啊!”王忠强连连摆手:“现在这个世道,十个事情九个都能拿钱解决,我现在就剩那么几个糟钱,还能干出啥丧良心的事?就算偶尔越界,也是花钱买乐子,两情相愿的,没做过啥缺德事儿!要说祖上……”

王忠强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就知道我们家往上三代都是种地的农民,家里穷得叮当响,哪冒出过什么大地主?我哪清楚他们以前究竟干过些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宝屁龙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