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而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奇葩小说网qp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冬夜冷极,寒山道上渺无人烟。点点微凉落在发间,江意若有所感地抬起眸,一侧小脸紧贴在男人身上,看到飘落在黑衣上的白雪,随着身下人的吐息不住起伏。

风声自耳畔呼啸而过,江意缩在这人怀里,却分毫觉不出寒意。如刀的冷风皆被拦在身外,纷扬的飞雪尽数落在晏玦的外氅上。江意呼出一口白气,暖融融的,好似仍窝在罗衾里,仍身在睡梦中一般。

晏玦并没同她说起此行的路程,江意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再睁开双眸时,天已然亮了。

万木凋零,枯草凝霜,千山城的千川百河都落了雪。江意有些懵懂地被放了下来,仰起脸看向身旁的晏玦,晏玦则垂下眸,只伸手拂去江意发的一小片枯叶,以目示意她跟上自己,便径直推开晏府的府门,迈步往里走。

千山城的晏府,江意并非头一回来了。她抿了抿唇,便敛起眸中神色,亦步亦趋地跟在晏玦身后。

晏玦走得并不快,江意跟得便也轻松。待到一处小院,晏玦伸手叩了两下院门,那门便“吱呀”一声,从内里缓缓启开。

晏玦并不防备她跟进来,却也并未出言相邀。江意脚步一顿,微探身往院内瞧了瞧,踌躇了瞬,还是提起裙摆快走几步跟上。

院内候着一小童,只八九岁模样。晏玦径自走到院内的石桌前,打开桌上的木盒,将盒内的物件取出。江意正凑到桌前,抬眸望去,赫然便是那对许久未见的赤阑镯。

她一下怔住,若有所思地看着晏玦拿起赤阑,收到怀中的布包内。那小童便朝着二人施了一礼,恭声道:“少主,此物是元仪殿下前日遣人送来的。”

晏玦颔首应下,侧目嘱咐道:“镯子我取走,将此盒拿去烧了。莫声张。”

小童应诺,晏玦这才放下心来,目光落向身旁的小公主,温声道:“走吧。”

他取出赤阑镯时并没避着江意,江意明白他的意思,便乖顺地跟着他往府外走。晏府内并不太冷,他们走着的小路上却半条人影也无。

到了府门,晏玦照例将手按在门上,轻轻覆上了门内的明纹。江意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袂,由他带着打开府门,回到城外的檐下。

赤阑镯正收在晏玦的怀中,觉察到衣袖上小小的拉拽之意消失,他便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江意。

她生得好看,面上神色却是淡淡的,只一双秀气的眉微蹙。鸦睫敛下,江意默默地垂眸思索,连何时松了些扯着他衣袖的力道也不清楚。

雪下得紧了些,晏玦取下外氅抖了抖上面的落白,重又披回肩上。江意抬起眸来,正对上他冷寂的目光。

他好似总是笑着的,走在她身前的步伐沉稳而舒缓,垂眸同她交谈时,声调也清冽温和。这样种种总会使人迷离,忘却他其实身居高处,也忘却他其实加冠不久,年纪不大。

两人对视了一瞬,目光毫无征兆地交汇在一起。江意垂在身侧的指节微弯,揽了揽自己长长的衣袖,眸光转而投向一旁的两级短阶,却并未见到她侧过脸前,那人眸中消融的落雪。

她的回避之意太过明显,晏玦眉心一跳,下意识地不愿见到她眸中的防备之色。

江意低垂着眸,紧了紧裹着身子的霜叶红斗篷,却不知面上的几分不悦被人尽收眼底。身前静寂了片刻,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之声,随即眸光一晃,一个眼熟的布包被递到她的面前。

江意蓦地蹙起眉抬眸看他,晏玦便微弯起唇,带着笑道:“愿意拿着,就给你。”

江意将信将疑地接过,动了动唇,刚想开口,便觉出头顶传来熟悉的力道。是这人又轻车熟路地揉上了她的脑袋,得了便宜还要蓄意调笑她:“本就是要拿给江珩的,你既愿意捧着,便放你那好了。”

小公主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了他,这人并非是要独占赤阑镯,也并非有意试探她,但……谁准许他不事先说清楚?

赤阑镯本就是燕汜的物件,昔日齐瑾托她带给江珩,她懵懵懂懂地应了,随后竟不了了之。

镯子没拿到,哥哥也不见踪影。那时的她并不知镯子仍在齐瑾手里,难得有件江珩留下的信物,依着这人的脾性,又怎会轻易放手。

此番辗转靖水,是池步月遣人自鱼凉将赤阑镯拿了来,安放在靖水晏府,借晏玦之手交与江珩。

齐瑾是否知情,察觉信物失窃后又该如何恼怒,这都不是小公主应当忧心的。江意只双颊微微泛红,迟疑着接过布包,在深冬的雪日里甚至隐隐觉出几分热意。

晏玦见她垂眸抿唇,一言不发,只将怀中布包揽得更紧,便心知小公主是略感羞惭了。雪势渐小,他也未再多言,只无奈地轻笑了声,替她掖好散开了一角的布包,唇边弯起:“那便好好抱着,走罢。”

这一路走了许久,其间他们还在客栈休憩了几晚。其余的时日,江意困倦了便缩在晏玦怀中,默默闭起双眸,而晏玦却始终未曾停步。江意无论何时迷迷糊糊地醒来,都能觉出耳畔飒飒风响,日月不时流转,已然又过了一天。

燕汜的雪已然止住了,都城曲间遍地张灯结彩,是终年难得一遇的热闹景况。自城门到燕汜王宫还有段距离,江意抬起眸,轻声让晏玦将自己放下。

天色暗淡,焰火与爆竹却昼夜不歇,映得好似白日。人潮如织,江意却分毫不觉得推攘,路旁的商户与游人皆带着熟悉的笑意,秉着熟悉的口音,是她十数年间在那座高塔之上见惯了的、燕汜的岁暮。

燕汜的王宫里矗立着一座高塔,每逢年关,那些公子公主便会登上高塔之巅,与百姓同享元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